快捷搜索:  2018  as  test  创意文化园  Bang  2019年5月BCI  2019年5月CBMI  2063

鹤壁招工信息:故事:儿子嗜酒如命父母找人治,听完治好的代价,吓的立刻放弃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陈康康阿

我是一名中医。这天,一个朋友找到了我,说他朋友家里,有一桩怪事。

独生子工作不到一年,开始喝酒。家里人一开始觉得没什么,在体制内难免要喝酒,自己儿子以前酒量不好,现在也许是在锻炼酒量呢。可是,慢慢就发觉不对劲了。一开始,一周可能就丢出来两个酒瓶,过了一个月,一周要丢掉四五个酒瓶。

到了现在有了一年,每天都会空一个瓶子出来,而且都是蒸馏酒。儿子说是不小心贪嘴了,见体检报告也无异常,平常状态也不坏,家人也不敢深问。

“但是,”我朋友说,“虽然吃点酒不至于吃穷了,也没有酗酒,但这也不太正常是不。”

“人没事就没事,是人难免有癖好嘛。”我嘴上这么说。

“所以他们家想请你去看看,按你出诊费。”朋友说。

“他们什么时候方便。”我妥协了。

“他们说看你什么时候方便。”

南方的初秋只能说是长夏的延长,一点肃杀之意都没有,只有无边无际的热。

小伙子跟我差不多年纪,皮肤白皙,嘴唇深红,浓眉,带一副方形金属边眼镜,一看就是命好之人。按照惯例,我先说了几个近期表现的症状,取得一家人的信任后,就要开始思考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了。

可是,现在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解决。不可能直接说,没什么大碍,然后要钱走人,或者没脸要钱直接走人。正当我下不了台在假装冥思苦想的时候,小伙跟我说话了。

“我大概一年前多点开始喝酒。以前也喝过,但是不觉得好喝。”

“以前?以前是什么时候?”我问道。

“读书的时候,工作的时候,都会有酒席,那会只觉得不好喝。”

“后来呢?”

“后来工作了一段时间,慢慢稳定下来了,有时会喝一点,却觉得好喝了起来。”

我好像记起了曾在哪看到过类似的案例,但记不清出处,应该是哪个朝代的医案。说是此人肚里有虫,名为酒虫,因此酒量奇大且白杯不醉。但没有诊断标准,无法确诊,小伙脸颊上也没有斑。

“哈,”我微笑道,“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我得先上个厕所,请问厕所在哪?”

转身,我赶紧发消息问师兄,是不是遇到酒虫了。师兄问我要人的照片,我把刚喝茶时偷拍的照片发给他。

“是酒虫。”师兄回复我。

我松了一口气,搜索酒虫,却发现都是说人嗜酒如命的页面。

回到座位,我顺手拿起一瓶半满的酒,是一款四川的酱香酒,微笑着准备打开。小伙突然一手捂着鼻,一手盖着我将要开瓶盖的手,说,“千万别打开。”

我有点惊讶:“为啥?”

,

申博sunbet

申博Sunbet www.0-577.com欢迎您的加入。

发表评论
沃保资讯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