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2018  as  test  创意文化园  Bang  2019年5月BCI  2063  2019年5月CBMI

马路绿化为何有“春花”却少有“秋实” 园林专家释疑

  立冬一过,天气骤冷。壮丽的彩叶逐渐变黄变干。再来几场大风,马路边的炫美秋景,将被干枯树枝取代。都说“春华秋实”,北京的马路边能看到“春花”,却很少能看到“秋实”。现在彩叶将尽,为何不能多种些深秋初冬成熟的果树,用“果树大道”的硕果累累延续美景?

  连日来,记者走街串巷,采访园林专家、果树专家、市民、环卫工人,发现北京马路边简直很少莳植果树,即便有部门街道莳植了柿子树、桑葚树等,但这些果树并不讨喜,反而给生涯平添烦恼。

  缘故原由

  路边种果树 难以绿成荫

  在北京城中,不论是主干路照样胡同,道边生长着不少百年以上的高峻国槐树,堪称京城一景儿。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丛日晨说,国槐是我国北方较为常见的行道树种,树型高峻、耐干旱、病害少、寿命长,而且槐花还可以做菜,很受市民喜好。

  那路边多种些果树,春天赏花,秋天摘果,彩叶将尽时,还能延续美景,岂不更好?

  丛日晨摇摇头,“行道树自己必须具备一定功效,要枝叶浓密,能够在发生伟大树荫的同时除尘降噪,还需要生长状态稳固,耐污染耐贫瘠,无异味,少虫害……很遗憾,大部门果树在这方面都缺乏优势。”

  果树的“先天不足”,实在也很好明白。不妨打个譬喻。若是把胡同中的一棵十多米高的国槐酿成只有3米多高的桃树,那盛夏时节,很难绿树成荫,坐在树下,纳凉游戏的影象也会逊色不少。其次,槐树耐干旱、病害少,果树则“娇气”得多,需要具备一定林果管理经验的人经心养护,若想让它结出好吃的果实,剪枝、疏花、疏果更是一步都不能少,还要定期浇水施肥,一旦病虫害预防不实时,桃树很可能病害缠身,既赏不了花,也摘不了果。再有,胡同里的一棵老国槐,往往承载着一家几代人的影象,可桃树等果树的平均寿命只有不到30年,树木死后,挖出树根也是个不小的工程。

  家住大兴区、种了二十多年桃树的陈先生示意:“种果树为的是经济效益,马路边的行道树为的是景观,这俩本不是一码事。”陈先生家的果园周围是4条乡下路,路两侧种着数不清的白杨树,每一棵的树龄都在30年以上,到了盛夏,绿树成荫,知了的啼声响成一片,“这些杨树基本上不用管护,靠着排水渠那些水就能长得不错。”可果园里的上百棵桃树就不一样了,为了照顾这些“宝贝疙瘩”,果园聘请了20人,预防桔小食心虫,树木一旦染上这种虫子,从盛夏到初冬都市病恹恹的,就连结出的果实里都有虫卵,基本不能在市场上销售,“果树一旦得了病,或是遭了天灾,一年的收获可能都要打水漂。”陈先生说。

发表评论
沃保资讯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