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2018  as  test  创意文化园  Bang  2019年5月BCI  2019年5月CBMI  2063

usdt不用实名买入卖出(www.caibao.it):原创 第一次世界大战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最终又造成了什么结果?

USDT第三方支付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第一次天下大战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最终又造成了什么结果?

一种病态心理,叫作太过恐惧。

所谓无小事、所谓蝴蝶效应、所谓警钟长鸣,就是典型的太过恐惧。对尚未发生或可能发生的风险,抱有一种必除之而后快的心理。

一战之前,主要大国全都处在深深的恐惧之中。英国恐惧俄国,法国恐惧德国,德国恐惧英法俄。恐惧了怎们办?最简朴的设施是直接祛除。但实力相当,至心祛除不了。那怎么办?最常用的设施就是结盟,而且是缔结那种军事同盟。我被揍了,同盟帮着我揍回去;同盟被揍了,我也会为同盟两肋插刀。

一种病态心理,叫作太过怀疑。

你怀疑我、我怀疑你,你怀疑我的怀疑、我怀疑你怀疑我的怀疑,这就是怀疑链。从怀疑链出发,自然就会推导出漆黑森林规则。不管对方是好照样坏,冷漠的理性要求就是:先一枪打死再说。

一战之前,法国和德国、英国和俄国,甚至德国和俄国之间,一切陷入了一种修昔底德陷阱。在欧陆一哥法国看来,德国是崛起大国(PS:一战前的普法战争中,法国已经被德国掀了桌子)。而在天下一哥英国看来,俄国就是崛起大国。由于这种修昔底德陷阱而发生怀疑,由于怀疑链条越上越紧而发生漆黑森林规则。漆黑森林规则,未必是一枪打死对方,但该开枪的时刻,则谁也不会犹豫。

一战之前,巴尔干半岛只是局部火药桶,萨拉热窝事宜成为大战的导火索。但导火索之以是能够引爆欧洲、引爆天下,是由于天下,主要是欧洲,已经是个火药桶了。

所谓墨菲定律,简言之就是:若是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跟墨菲定理相似的另有一个契诃夫规则,即:在第一幕泛起的抢,在第三幕中一定会发射。

这些看似玄而又玄的原理,实在就一个意思:坏事一定会发生。

然则,你只是看到了“坏事一定会发生”,却忽略了“许多坏事并没有发生”。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对风险的确认偏误,一种先入为主、一种杞人忧天。在静态博弈之中,这种心理只能让自己身心俱疲,甚至患上抑郁症,然后别人啥事没有。但要害问题:天下是个动态博弈。杞人忧天酿成杞人忧邻,然后就要扩军备战。你扩军备战,邻人只能磨刀霍霍。你增添一个陆智囊,人家就要增添两个陆智囊;你建一艘巡洋舰,人家就要建两艘巡洋舰。然后呢?然后就是坏事一定要发生。

但坏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不是客观上一定发生,而是主观上起劲促成。于是,这就成了一个局,谁也改变不了的局。在这个局内里,就必须是漆黑森林规则和冷漠盘算,最好的方案只能是该脱手时就脱手。

第二次天下大战的一定性大于有时性,这么说是有原理的。缘故原由是一战和战后的凡华系统制造出来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要多得多,而且严重得多。但一战则是有时性大于一定性,而且异常有时。但有时的大战却已经具备了“无之必否则”的需要逻辑。这个需要的逻辑,就是各国在动态博弈中聚积了足够多的引发雪崩的雪花。这时刻,只需要一声咳嗽,雪崩就会立刻发作。

为了让一战这个大坏事必须发生,一战前的欧洲,简直就是一副逆天的存在。马克思说: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缔造的生产力,比已往一切世代缔造的所有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然则,一战前,这些生产力却直接转化为了暴力机械。

拿破仑之后,“师”成了欧洲军队的基本单元。那时的每个师有12个步兵营和12个炮兵连组成,火力配备是12000支步枪和72门大炮。一分钟之内,一个师就能射出12万发子弹和1000发炮弹(把迫击炮也算进来,大要不差)。但德国的师可能更恐怖,由于德国人超级喜欢机关枪,而且已经大量装备了。通过这个数据,你就能明了草原骑兵为什么必须退场了,不退场、一定死。一战之前的欧洲,这种满编师就有200个。

两百个武装到牙齿的师级战斗单元,就摆在欧洲大陆上。他们想干啥?岂非是准备坐船出海抢殖民地吗?若是是这样,那么一战也就不会发作了。要害是一战之前,全球84%的陆地已被朋分清洁。德国人想抢、俄国人也想抢,但至心抢不到了。之前岁月静好,由于到处都是低垂的果实,而现在你还去哪摘取低垂的果实。既然出去抢不着,那列强之间就只能火并了。战前的暴力势能已经足够大,德、英、法、俄都有能力搞事情,而且是能搞那种大事情的。

02.坏事一定要发生的不理性念头

这个主要念头,就是民族主义。

肇始于法国大革命、成熟于1848年革命,一战前的主要欧洲国家险些全被民族主义绑架了。法国是民族主义的策源地,一直对外搞意识形态输出。德国离法国最近,不仅近水楼台先得月,而且还搞出了一个文化民族主义,比法国更彪悍。俄国原本是个帝国,沙皇说了算,人民意志必须遵守沙皇意志。然则,1905年海内革命,同时对日战败,俄国不能避免地走向了民族主义。理性一点儿的是大英帝国,但面临欧陆上的一群狼,大英帝国也没法理性了。而且,大英帝国最看重的是自己营建的国际秩序。别人由于民族情绪激动就可以开枪,而大英帝国由于秩序损坏就可以开枪。另有一个帝国,即奥匈帝国。奥匈帝国应该是最不想接触的,但行不通,由于俄国人不准许,非要在奥匈背后整故事。

一战前的俄国,已经民粹盛行了,就是极端民族主义。由于俄国的民族情绪还裹挟了一个主要国策。这个国策就是出海口战略。为了买通黑海和地中海航道,俄国跟奥斯曼在两百年间打了十次战争。俄国但凡攒点儿钱,就会拿着钞票猛揍奥斯曼。为了彻底搞垮奥斯曼,不仅战场上死命暴力输出,而且还搞了意识形态输出。输出的重点区域就是一战的策源地,即巴尔干。巴尔干的保加利亚、塞尔维亚、马其顿和黑山都是信仰东正教的斯拉夫人,跟俄国同种且同宗。以是,俄国人一定要在这里搞怂恿民族情绪。折腾了两百多年,俄国人终于在1878年把奥斯曼虐趴下了。

然则,英国人不干了,直接把军舰开到了地中海,明告诉俄国人:你的舰队敢来地中海,我就开炮。英国人是什么心理?就是修昔底德陷阱,俄国人当老大就要损坏自己国际秩序。

那时的德国宰衡俾斯麦,撺掇着英、俄、奥匈搞了一个柏林条约。条约划定:罗马尼亚、塞尔维亚和黑山自力,脱离奥斯曼;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由奥匈帝国代管;英国占领塞浦路斯。这个条约之后,俄国人的情绪立刻疯狂了。也没法不疯狂,自己打了两百多年,死了那么多人,而收获却是一地鸡毛。不仅出海口没希望,而且利益也没有。打垮奥斯曼不是目的,出海口和土地才是目的。俄国最先气忿,以后的操作就不能能理性。

03.坏事一定要发生的恐惧缘由

民族主义的标配是投票权。别管投票权的笼罩局限有多大,但人数多的一方已经能喊出自己的声音了。以是,传统的少数精英政治,一定要照顾大多数人的情绪。随之而来的,另有报纸等媒体的泛起,大多数人也就有了表达情绪的渠道。以是,民族主义就成了一把双刃剑。由于民族主义,以是国家可以更有凝聚力。拿破仑由于民族主义打遍欧洲,普鲁士由于民族主义硬是打成了德意志帝国。然则,民族主义的另一个锋刃则是非理性的情绪表达。这种非理性的情绪,一旦脱离控制,就会绑架国家。

但必须认可:民族国家跟帝国差别。帝国要输出秩序并维护秩序,以是自然就有打遍地理视界的需求。打你不是由于你惹我,而是由于我要统治你。民族国家则差别,自己的事才是天大的事,其他人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若是根据这个原理,那民族主义只能推导出和平。然而,这是静态博弈的设想,人人疆界牢固、没有矛盾,自然岁月静好。而真实天下却全是动态博弈。你家狗跑到了我家,那就是侵犯了我家主权。主权神圣不能侵犯,民族主义的情绪感动就不允许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一战之前,另有两个各国普遍认可的意识形态。

一个是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以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就是天理。以是,欧洲列强出去抢殖民地,才不会不好意思。你弱我强,是由于物竞天择选择了我而镌汰了你。于是,灭你没商议。这种进攻性的意识形态,不仅会用在列强与亚非拉殖民地之间,而且也可以用在列强之间。强权即正义下的天下,只能就是一片弱肉强食的森林。在这种森林之中,那就看谁家枪多炮多了。

另一个是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主要看法是:人口是几何级数增进、资源是算术级数增进,以是多增添的人口一定会以某种形式被祛除掉。

几何级数增进,就是1、2、4、8、16、32……这么增进;而算术级数增进,就是1、3、5、7、9……这么增进。前一种一定比后一种增进得快,以是一定会泛起人口多资源少的局势,人口多了怎么办?那就去人口少的地方找饭吃。现在盛行的所谓“出关”,就是从马尔萨斯陷阱中来的。

以是,民族国家就一定要忧郁人口问题。若是本国人口大量增进了,那就只能“出关”,也就是去其余国家找饭吃。若是别国人口大量增进了,那就赶快“守关”,不能让其余国家来自己家抢饭吃。

以是,当德国人口增进到6000万后,英国人和法国人比德国人还忧郁。就是忧郁德国人要来自己家找饭吃了,这时刻只能赶快备战。

1910年,元素周期表的发明人门捷列夫展望再过40年,俄国人口就会从1.55亿增添到6亿。这个展望还没把俄国人吓到,就把德国人吓得睡不着觉了。

那时的德国宰衡霍尔韦格就说:未来属于俄国,它就像越来越恐怖的噩梦,不停伸张,压在我们身上。

由于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由于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欧洲主要国家就只能恐惧了。恐惧了,怎么办?总不能你个头儿大、让我恐惧了,我就掏枪灭了你吧,正当防卫一定不允许这么干。那就找副手、搞结盟。以是,一战一旦发作,就不是某两个国家的事情,而一定是人人的事情。由于战前人人已经结盟了。最要命的是赶上了两个轴货,一个是德国、一个是俄国。打我盟友,就跟强奸自家媳妇一样,必须往死里干。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04.导火索是怎么被点燃的

最初,德国、俄国以及奥匈是盟友。由于这三个国家都是有天子的,以是就要一起盯着法国的民族主义输出。法国能把自家国王给斩了脑壳,这个存在简直太恐怖了。以是,法国立刻成了所有王国和帝国的敌人。

然则,由于巴尔干,俄国跟奥匈决裂了。一直垂涎出海口的俄国,施展种种小动作,非要怂恿巴尔干区域的斯拉夫情结。奥斯曼这个西亚病夫被解体之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交由奥匈帝国托管。以是,为了到嘴的肥肉,奥匈也会跟俄国死磕到底。

在巴尔干区域,俄国选择了塞尔维亚作为怂恿的支点。为什么是塞尔维亚?

那时的塞尔维亚比二战之前的日本还要极端。1903年,塞尔维亚也杀了自家国王,确立了民族国家。这个暴力指数直接向法国看齐。于是,民族主义便在塞尔维亚这口高压锅里逐步煮了起来。然则,高压锅得有泄气阀,这个泄气阀就是海内的民主政治,详细是你得有议会、有内阁的设置。塞尔维亚该有的、全都有,但议会和内阁啥用没有,一直被政变军官控制着。军官们理性一点儿,确立一个军政府也行。然则,塞尔维亚连这个都没有,而是搞了一个暗算组织——黑手社,谁不平就弄死谁。你这还怎么玩?海内经济也就一塌糊涂。为了牢固统治,塞尔维亚就对内激昂民族主义、对外穷兵黩武,主张确立一个大塞尔维亚,即:有塞尔维亚人的地方就属于塞尔维亚。接下来的目的,一定要指向奥匈帝国控制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由于这里有塞尔维亚人。于是,奥匈跟塞尔维亚只能剑拔弩张了。

一样平常以为是奥匈欺凌塞尔维亚,导致自家王储斐迪南大公配偶被杀。实际上,奥匈是一个温柔的帝国。老国王都八十多了,基本不想找事。而被刺杀的斐迪南大公更不想找事,甚至连吞并波斯尼亚都不赞成。缘故原由就是民族主义,这伙人就没有一个省油灯。稀奇是碰着塞尔维亚这个极端流,你基本就没法讲原理。然则木已成舟,要害是奥匈帝国也想控制亚德里亚海,获得一个出海口。于是,真香定律最先发挥作用了,奥匈一定要拿下巴尔干。

但奥匈这个老帝国,其政治手腕要甩出一群民族国家好几条街。对于海内少数民族控制得异常好,不仅不搞榨取,而且另有稀奇照顾。犹太人的悲凉运气就是从奥匈帝国解体后才最先的,而之前简直就是犹太人的黄金时期。最先,显著控制不住匈牙利了。好办,奥地利改为奥匈,咱们确立一个双头政治。现在,斯拉夫人又来了。也好办,咱们再加斯拉夫一个头不就行了。从奥斯曼帝国手中接手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后,奥匈帝国死命砸钱,款项开道、征服人心。于是,这两个地方的民众幸福指数,立刻飙升。给你们钱了,还不行,还得给你们权,马上还要在帝国中加你们斯拉夫人一个头。奥匈帝国这么玩下去,别说大塞尔维亚国了,就是塞尔维亚这个黑社会政府能不能存在都不好说。照样真香定律,人家那里的斯拉夫人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面有面,你塞尔维亚还能折腾出什么故事来。

而斐迪南大公出访波斯尼亚的目的,就是要建这个头的。这个时刻,最着急的一定是塞尔维亚。于是,黑手社最先行动了,刺杀了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配偶。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点燃了一战的导火索。

按理说,俄国人也该着急。奥匈帝国控制了巴尔干,自己的出海口不是没戏了吗?

俄国的民族主义早就着急了。1908年,奥匈帝国正式吞并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从这个时刻最先,俄国的老百姓就沸腾了,种种报纸媒体也拼命推波助澜。自己的斯拉夫兄弟被欺凌了,号称斯拉夫年老的俄国政府在干什么?但实际上,人家巴尔干的斯拉夫人基本就没以为被欺凌。而且,俄国政府,也早把斯拉夫的小兄弟出卖了。

是俄国自动找的奥匈帝国,商议:我允许你吞并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就别假模假式地托管20年了,然则你得允许我进入地中海。奥匈固然赞成,这生意就没有原理不做。对俄国来说,巴尔干的斯拉夫小兄弟主要吗?没有出海口就主要,有了出海口立刻就把这群人全给卖了。而对于奥匈帝国来说,俄国人收支地中海主要吗?只有英国人在意欧洲秩序和天下秩序,奥匈才不管什么修昔底德陷阱。

然则,俄国与奥匈之间签的是隐秘协定,俄国政府死活也没法跟海内的老百姓讲。以是,俄国海内的民族主义也就控制不住了。

05.一起刺杀事宜怎么引发一场天下大战

塞尔维亚你个弹丸小国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杀我奥匈大帝国的王储,看我怎么弄死你。

若是是这个逻辑,战争只能发生在奥匈和塞尔维亚之间。以是,萨拉热窝事宜这个所谓的一战导火索,就是我们一直以为的确认偏误。这个事宜不足以引发大战。

然则,接下来的各国骚操作,就让大战不能避免了。

德国在最先的时刻异常镇定,虽然跟奥匈是友邦,但一个塞尔维亚还不值得它这个盟友协助。以是,德国的判断是:塞尔维亚一定会认怂,后边可能连仗都不用打。萨拉热窝事宜以后,德国的天子、军队以及情报部门,该放假就放假,基本就没当回事。

然则,俄国却举国发动了。

俄国人是咋想的?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由于法国出牌了。法国总统普恩加莱立刻赶赴俄国,死命给俄国打气:这事就不能完,一定要往大里整。俄国被法国这么一撺掇,马上膨胀。为了谢谢法国的支持,俄国组织了一支7万人军队加入的盛大阅兵式,给法国总统搞了一场阿里郎。

你们两个打得火热,让德国咋想?德国你爱咋想咋想,反正奥匈敢打塞尔维亚,我俄国就打奥匈。俄国打奥匈,德国作为奥匈的友邦,以是一定打俄国。然则,法国却说了:德国打俄国,法国就打德国。

什么是蝴蝶效应?巴西的一只蝴蝶怂恿了下同党,就能在美国引发一场飓风,以是我们应该杀死蝴蝶。于是,就有了所谓的所谓XX无小事、所谓的警钟长鸣。但罪魁祸首是蝴蝶吗?罪魁祸首是庞大系统中的慎密耦合。多米诺骨牌的连锁反应,不是由于第一块骨牌被推到了,而是由于骨牌被摆成了这个结构。一战之前的多米诺骨牌结构就泛起了:奥匈打塞尔维亚,俄国就打奥匈;俄国打奥匈,德国就打俄国;德国打俄国,法国就打德国。

奥匈一定要打塞尔维亚,由于塞尔维亚杀了自家皇储,要害问题是耍了流氓还不认怂。而塞尔维亚不认怂,也是俄国在后边撺掇的。于是,第二个链条被引爆了,俄国打奥匈。

然后,就看德国是什么操作了。德国的这个操作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俄国打奥匈,你就直接打俄国不就行了。不行,德国直接打法国。这个神逻辑,也只有德国人能想起来。法国原本就是个挑事的,他动不着手都不好说。然则,德国猛揍法国,法国只能着手了。

德国到底是咋想的?

轴啊!德国在一战前就一套战争方案,即施里芬设计。首先是发动主力部队干废法国,然后回过头来再干俄国。德皇威廉问咱们能不能先打俄国啊,德国总参谋部给的回答却是:我们就一套作战设计。那德皇只能说:那好吧,咱们打法国。

若是德国把几十万雄师摆在俄国一面,法国未必敢背后捅刀子,可能会放几枪,但周全进攻的可能性不大。就一个缘故原由,法国挑事在行,接触却不行,要害是一直恐惧德国。而俄国看到德国对着自己拔刀了,也不敢对奥匈怎么样。然则,德国这个神操作,也没谁了。

接着英国怎么掺和进来了?由于英国与法国有协约关系,法国挨揍、英国脱手。但背信弃义的事情多了,意大利照样三国同盟呢,战中却倒戈了协约国。英国脱手,照样由于德国的神操作。

法德疆域险些就过不去。由于恐惧德国,以是法国修了大片的碉堡。于是,德国就要借路比利时,从法国北边打。德国借路,完全可以耍无赖,偷偷已往。比利时这个中立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不行!德国非要向比利时发最后通牒。于是,借路比利时就酿成了侵略比利时。而英国对比利时也有条约义务,以是英国立刻参战。

然后,就是第一次天下大战,想不打都不行了,人人必须得打。

总结一下,一战发作的缘故原由是什么:

一战之前的欧洲,已经成了一个火药桶。

200个满装师枕戈待旦,而太过的民族主义使得俄国、塞尔维亚这些国家始终镇定不下来。而普法战争落败的法国,又夹杂了一种世仇恩怨,一定要种种煽风点火。

一战之前的欧洲,照样多米诺骨牌的排列。

这就是结构风险。种种公然的、隐秘的军事同盟和协约义务,已经把所有人慎密耦合在了一起。奥匈打塞尔维亚,俄国打奥匈,德国打奥匈、法国打德国。就是这么个结构排列,要失事就一定出大事。

罪魁祸首不是蝴蝶,而是谁把人人慎密耦合到这这种水平。

主要是太过的怀疑和太过的恐惧。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和马尔斯萨斯陷阱,被各国奉为圭臬。于是,你怀疑我、我怀疑你,你恐惧我、我恐惧你,这种链条在动态博弈中耦合得越来越紧。于是,到可以开枪的时刻,就谁也不会模糊,人人该脱手时真脱手。

上述这些都是所谓的一定缘故原由,给出的注释框架。

历史从不拒绝有时,而一战的有时缘故原由所占的比例更大。稀奇是能打成云云惨烈的天下大战,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有三个局势方面的有时因素,可以说最为主要。一个是塞尔维亚耍了流氓还不认怂,俄国是幕后黑手。一个是俄国率先举国发动,并跟法国一起刺激德国,俄国已经是肇事者了。一个是德国的死命轴,结构风险已经够大了,但俄国打奥匈,你打法国是什么逻辑?逻辑竟是我只有一套作战设计,连个B设计都没有。

发表评论
沃保资讯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