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2018  as  test  创意文化园  Bang  2019年5月BCI  2019年5月CBMI  2063

usdt充币教程(www.6allbet.com):雪山上的骑兵

USDT自动充值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雪山上的骑兵

火箭军某旅骑兵连官兵执行巡逻义务。薛泉/摄(资料图片)

进入阴历腊月,寒潮笼罩了昆仑山脉,海拔近4000米的雪域高原上气温降至零下30摄氏度。雪山田野,人迹罕至,只有火箭军高原骑兵巡逻在冰封雪裹的崇山峻岭间。

火箭军某旅骑兵连组建于上世纪60年代,是中国战略导弹军队唯一的骑兵分队,担负着守护“国宝”外围警戒平安的义务。

由于义务特殊、禁区面积较大,连队10多个哨所散落在数百平方公里的无人区。这里高寒缺氧、天气恶劣,每年9月就最先下雪,直到来年4月才迎来冰雪消融,很多点位封山期长达3个多月。

60多年来,这支高原铁骑驻守在“生命禁区”,出色完成了每一次警戒执勤义务,确保了“国宝”的万无一失。

一场大雪事后,阳光爬上山巅,高原骑兵又踏上了巡逻路。根据老例,连队每个月都要对禁区举行一次全线巡逻。这天,他们整理好装具,最先春节前的最后一次巡逻,这也是新兵下连后加入的第一次全线巡逻。

山高路险,巡逻车无法通行,战马却可以攀越,这就是骑兵仍然存在的价值。每一次巡逻,官兵们都市面临未知的风险,他们能够倚仗的只有胯下“无言的战友”和自身千锤百炼的骑术。

骑兵连连长马兆成先容,为了确保能够在种种地形举行巡逻,每年新兵下连后,都要针对性地开展乘马越障训练。

骑兵连的马术训练场里修建了一条长200米、宽2米的骑术训练通道。通道内设有三道障碍:第一道障碍是1米宽的土沟,第二道是1.5米高的障碍物,第三道是1米宽的水渠。通道双方是1.5米高的土墙,中心障碍物处土墙随之加高,形状类似桥拱。

在通过障碍时,不少新战士一看到障碍物就心生胆怯,于是拉扯马嚼子,导致战马跳跃时迟疑,两条前腿没有并排着地,马腿一前一后着地的效果就是人仰马翻。

面临这种情形,马兆成站在通道口,看到速率放慢的战马就马上扬鞭呼唤,让战马飞跑起来。他说:“在险阻眼前,骑兵没有退路,只能勇往直前!”

骑兵连的老战士们讲,开车是越开越顺溜,骑马同样是越骑越胆大。经由在通道内的频频摔打磨炼,骑兵们的速率逐渐铺开,骑术不断提高。当战士们驾驭战马都能顺遂跳过三道障碍时,“高原铁骑”便铸造成型。

出发前,人人最后一遍检查鞍具,排查隐患。新战士们牢牢抓握缰绳,约束战马保持行列。军马不时打着响鼻,在冰凉的空气里喷出一道道白印。

转头看了一眼整装待发的队伍,马兆成一声令下:“出发!”随后便一马当先,向着茫茫雪原开进。

约摸过了1个小时,平展的雪原走到终点,眼前是一片滑腻的冰原。这里原本是一条河,冬天冻结的冰凌堵塞了河流,水流漫开在低温下结冰,将宽阔的草滩笼罩。

这是骑兵连官兵巡逻路上的必经之地,以往,马兆成都市派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骑手打头阵为大军队勘探出一条平安的门路。

在溜光的冰面上牵马步行,人、马脚底都打滑,只能一起溜过去。更恐怖的是,有些冰面并不牢靠,战马通过冰面时,一直闻声冰层断裂的“咔嚓”声。连队的四级军士长黄巍就曾在这里遭遇过险情。

2017年冬天的一次巡逻,他受命执行探路义务,只管十分小心,战马照样在冰面上滑倒,顷刻间砸碎浮冰,他连人带马摔入湍急的河水中。冷水将他淹没,砭骨的低温险些瞬间让人休克,黄巍死死拽住缰绳,战马恢复平衡后一点一点把他拉上了岸。

现在,黄巍不用再以身涉险。巡逻官兵在岸边远远地放飞无人机,从空中看去,冰层的厚度和暗流走向一目了然。无人机在空中盘旋,骑兵队伍牢牢追随,有惊无险地穿过了冰原。

巡逻队伍继续向前,绕过一片低矮的黑石山,山势越走越险,草地逐渐退化露出红褐色的山石,这里没有土壤,也没有野草。

红石山因裸露红褐色山石而得名,这里海拔跨越4300米,是禁区内的最高点位,与山脚下落差近1000米。山顶最宽处不足3米,最窄处仅能容得下一人一马单行,通过时必须小心再小心。马兆成知道,真正的挑战从这里才算最先。

,

usdt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与其说是行走,不如说是绝壁攀岩!”在新兵旦正才旦看来,脚下的山路似乎只有黄羊、雪豹才气翻越。

面临近60度的陡坡,车辆基本无法通行。无人机的旋翼也无法抵御峰顶的狂风,一腾飞就被吹得失去控制。唯有坚韧的蒙古马,才气承载官兵们在雪山上艰难跋涉。

蒙古马原产蒙古高原,体格矮小而四肢短粗,外表看上去其貌不扬,但它生命力极强,不畏严寒,能顺应极粗放的饲养治理,可以在艰辛恶劣的条件下生计。经由调驯的蒙古马,在战场上不惊不乍、勇猛无比。

上世纪60年代连队组建之初,针对禁区的恶劣自然环境,官兵们就选择了蒙古马作为军马的主要马种。近年来,连队与马场开展互助,挑选优异的军马经心选种选配、优化滋生,进一步改进了马群质量。

海拔跨越4000米的雪山上,含氧量仅为平原区域的60%,在这里巡逻相当于在平原负重20公斤行走。若是没有“无言的战友”作为坚实依赖,官兵们很难到达目的区域。

“危险是天然屏障!”在连长马兆成看来,山路越艰难阵地越平安,但骑兵只有比“敌人”更顺应山地,才气守护好阵地。

去年炎天,周边哨所在一样平常瞭望时发现有可疑分子从红石山翻越,突入禁区举行盗挖虫草和偷猎流动,严重影响到禁区平安。连长马兆成领会情形后,迅速率领搜捕小组赶往事发地址。

他们仔细完成现场搜索和纪录取证事情后,顺着脚印、盗挖痕迹睁开追捕。炎天的红石山一样艰险难行,一起上灌木丛生、荆棘各处,人马穿行其中,官兵们脸上和脖子里扎满了倒刺。军马裸露的皮肤也被荆棘割得鲜血淋漓,不时发出焦躁的嘶鸣。

从日间追到夜里,在满月的照耀下,他们绕到了不法分子的前方,最终人赃俱获。事后,连队在违法分子突入的地址再次修补加固了围栏网,堵上了破绽。

越往山上走,风雪越大,狂风吹起的冰粒打在脸上生疼。马兆成一直提醒人人注意平安,新兵们学着老兵的样子牢牢抱住战马,贴着山腰喘息,这样就不会被强风吹落山下。

不知过了多久,巡逻队伍终于爬到了山顶。此时风雪逐渐止息,冰晶漂浮在透明的空气中闪闪发亮,不远处的雪山雪白而庄重。

马兆成将从山下运上来新配发的无线报警装置,布设在围栏网的铁丝上,这样一旦有人突入,四周的哨所点位就能第一时间收到警报。布设完毕后,他带着战士们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围栏网的完好,确保这个地址已经万无一失。

队伍在山顶休息片晌,便准备下山脱离,这时已近下昼两点。常言道,“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比起门路艰险,连长马兆成更担忧另一个问题,“这里,山连山、物似物,很容易迷路。”他说。

山野笼罩着白雪,白茫茫一片,放眼望去基本无法看清下山的路在那里。要想准确地找到返回门路,必须对周边地形地貌完全了然于胸。

骑兵连上士田存良就有这样的手段,他被战友们称为“禁区活舆图”。田存良不是骑兵连最老的兵,但在许多哨所官兵心中,他堪称连队最强“辅助”。

在骑兵连服役的12年里,田存良有一半时间都处于“游击”帮带状态——哪个哨所人最少就去那里,哪个哨所义务最重就在那里,哪个哨所兵最“新”就到那里。

入伍投军12年,除了休假,田存良险些没有脱离过大山。数百平方公里的禁区内,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他都格外熟悉。

这次下山又是他在前方带路,而与田存良偕行的则是新兵宁齐凯,他操作着北斗手持终端牢牢追随着老班长的脚步。

19岁的宁齐凯从未到过红石山,由于在学校接触过测绘专业,连队的北斗手持终端他使用得很熟练。连队对宁齐凯寄予厚望,让他使用终端来校正前进门路,同时也可以采集区域内更详细的地形数据。

田存良通过影象找到地标,指认偏向。而宁齐凯则打开北斗手持终端查询坐标,与舆图举行比对后,连系田存良给出的偏向,形成一条最便捷的门路,随后行使终端的信息发送功能将门路发送给后面的大军队。就这样,巡逻队伍迅速有序从山上撤了下来。

夕阳西下,巡逻队伍来到山脚下。宁齐凯在夕阳余辉中远远望见一片红柳林。他很好奇,由于在高原上“栽活一棵树比养活一个孩子还难”。他问老班长,是谁在这荒山野岭种下了这片树林。

红柳林也叫烈士林,这里本无红柳,甚至照样夏日山体滑坡的多发地。多年前,该旅警卫营副教导员曹新节,将红柳从山下移植到这里,红柳逐渐成林今后缓解了这里的险情。曹新节却由于长年繁重事情,牺牲在岗位上。

冬日的红柳林积雪皑皑,枝叶凋零。听完老班长讲的故事,宁齐凯以为树林里蕴含着无限生气,“到了春天,这里一定会绿意盎然吧。”

简朴休整后,骑兵连又出发了。“我们是雪域的钢刀,冷光出鞘所向披靡……”新兵们将稚嫩留在死后的高山险谷中,他们的歌声和老兵的歌声彻底融在一起,不分彼此。

发表评论
沃保资讯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